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U旺生活

发布时间:06-08 04:02

台北时间在最近两天报导了CBA辽宁球员与四川球迷在场外发生冲突的事件,目前具体的细节尚未公布,篮协关于此事的具体处罚也还未公布。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冲突事件一经报导便引起网友热议,这不经让我们想起NBA历史上最着名的打架事件——奥本山宫殿事件。接下来就让我们回顾下奥本山宫殿事件的整个历程和处罚,也希望我们能从这些悲剧中吸取一些经验教训。「我认为那天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做了很多自私的决定。我也做了自私的决定,停止劝架而槓上了Lindsey Hunter和Richard Hamilton。那是我的自私决定。Artest做出的自私决定是冲上了看台。我们都做了自私的决定,但同时,我们是在保护彼此。很难说那是对还是错。」——Stephen Jackson

宿命之战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2004年11月20日,溜马客场挑战活塞,这本是一场普普通通的例行赛,但是随后的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那时赛季刚开始两週多一点,溜马还活塞在当时的东区可谓宿敌。2003-04赛季,活塞在东区决赛以4-2淘汰溜马挺进决赛,并在总冠军赛中击败湖人拿下总冠军。此番对决,溜马誓要报一箭之仇,而活塞作为卫冕冠军则要在主场守住胜利。

导火线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当天比赛,溜马发挥出色,在临近结束时依旧大比分领先,但随后事态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在全场比赛只剩下45.9秒时,活塞队落后溜马队15分,溜马前锋Artest对Ben Wallace来了个比较粗鲁的犯规,这个犯规点燃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线。当时的溜马前锋Stephen Jackson在之后的採访中表示:「比赛的尾声时,我记得队里有人告诉Artest,‘你现在可以来一个了。’我听见了。当时有人正在罚球,有人告诉Artest,‘现在你可以来一个了。’意思是你可以对那个在比赛中让你很不爽的人犯一次规了。「把犯规犯在Ben的身上可就错了,因为,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他的兄弟刚刚过世,而他正在努力的克服这些。当我防守Ben时,我就放他得分。我试图让时间跑完。然后Artest不知从什幺地方跑出来打了他。我说,‘到底他妈的怎幺了?’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我毫无线索可循。当它发生时,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得太快了。」

计分台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Artest在篮下对Ben犯规后,Ben推了Artest一把,接着Artest向后退,然后事情就转移到记者席上了。双方的许多球员都一直在把暴怒的Wallace从Artest身边拉开,后者最后在事态稳定下来时却躺上了计分台。所有人迟钝的反应——Wallace的出现,队友的推攘,和裁判的争论——纵容了事态的升级。Jackson在之后的採访中表示:「我真的希望我们当时能更好地剋制住Artest,(我们)让他上了计分台,让他拿起了耳机。我认为责任在于我们整支球队。如果我能回到那时,我会把我们的队员围在一起,我们会好好地站在板凳席前保持沉着冷静然后想想大的局面。」

混战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在Wallace撞击了Artest 90秒钟后,Artest一直躺在计分台上,底特律的球迷朝他喷着髒话。在Artest躺在技术台时,突然被一杯液体击中,冰块和玻璃杯砸在了他的胸口和脸上,Artest开始了反击。Artest冲进了看台去抓那个扔出那杯饮料攻击的人,却推错了人,然后站在他身后用双手摇晃着他。那个真正扔出那杯饮料的球迷,John Green从后面抓住了Artest想要紧缚住他。另一名球迷在近距离朝Artest泼了一杯啤酒,却溅了Stephen Jackson一身,后者以一记重拳回击。同时,Ben Wallace的兄弟David Wallace的一记上勾拳没能打中印第安纳的Frederick Jones,此时双方的球员和教练都涌入了战团中做和事佬。当晚正在ESPN做比赛播报的名人堂成员Bill Walton,事后称那场混战是「我在NBA的30年中最低落的时刻。」小O’Neal也参与了当时的战斗,还有冲上看台却被球迷一顿暴打的Frederick Jones,结果导致场面极其混乱不堪。最后一大批警务人员冲入球场,拉开了打架的人群。但Artest没有结束,两位穿着活塞背心的小球迷闯入球场向Artest挑衅,双方互相打量着。Artest重拳击向其中一人。Artest回顾当时的情景时说道:「我没想到Ben Wallace会有那样的反应,我也从未被人往脸上泼过啤酒。从没有人对我扔过任何东西——我从没想到过——从没有人朝我走来泼我一脸的啤酒。」Jackson曾这样回顾当时的场景:「我的本能反应是去抓住Artest。但当我跳上看台的一剎那,另一个人朝我脸上扔了一杯啤酒。我的反应是报复。我并不因我为我的队友挺身而出感到抱歉。但我很抱歉我闯入了看台打了球迷。「那完全是错的,但当某个你称之为兄弟的人正在受到伤害时,你想不了那幺多。你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就是挺身而出帮助他。那才是一名队友的定义,在一起,为你的队友挺身而出。就如Tim Duncan所说,我是终极队友。「有很多人认为我只是一个冲入看台的暴徒。但我的理解是,我的队友在看台上战斗,我要为他出头。在我踏进看台的第一步时我马上就意识到了事情的后果,毫无疑问。但只要能确保我的队友还健康地活着,而不是让我光站在场上看着他,担忧着我的职业生涯和薪水,而任他躺在那儿流血身亡,我就能处理那些后果。」当时朝Artest泼啤酒的球迷在事后表示:「我从没打算击中任何人。我扔出那杯饮料的那天我忘了物理学定律。我希望在奥本山宫殿再也不要有人瞎扔任何东西了。」

保安去哪了?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印第安纳记者在採访中表示:「在那儿只有那些老保安。没有任何用来阻止人们跳过那小小扶手到场上来的安全措施。那晚的混乱在于,双方球队的球员们不再互相缠斗。那是球迷们和溜马之间的混战。」奥本山副警长则表示:「在球馆里只有三名警察处理事情。他们所做的事情干得非常出色。」小O’Neal则在之后的採访中回忆道:「没有任何安保措施。你在谈论NBA中最大的球馆之一,而你面对的是沮丧的球迷,因为,其一,我们刚击败了他们的球队,以及其二,我没法说那22000个人都是坏人——但有一大部分是(坏人),而且他们在试图伤害我们。」

撤离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球迷被Jackson和小O’Neal拳击的那一幕使得活塞球迷更加暴怒了——他们不停地嘘着,不停朝场上扔杂物。所有人都很快意识到必须儘快把印第安纳的球员们和教练们推进更衣室。不幸的是,那意味着要护送他们经过球员通道……正好要经过许多那些怒气冲冠的球迷。Jackson冲过球员通道,甩着他的溜马球衣朝球迷呼啸着,人们朝他身上倾倒饮料而他毫不畏惧。小O’Neal则更重于个人(问题),在他被经纪人和其他人拉走之前径自扑向了一名扔了一瓶饮料的球迷。 另一名活塞球迷朝几名正在退场的溜马球员砸出了一把椅子。Jamaal Tinsley通过球员通道离开了球场,然后又在头顶举着一个簸箕回来了,但在他造成任何伤害前被人拉走了。看起来溜马的球员和教练们不可能全部通过球员通道,但他们做到了。

回到更衣室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在印第安纳的球员和教练成功回到他们的更衣室后,底特律的球员和教练还留在场上,带着一肚子的难以置信漫无目的地打转,想着接下来要做什幺。比赛在还剩45.9秒的时候被正式叫停。最后的比分:印第安纳97,底特律82。在溜马球员回到更衣室冷静下来后,Artest看着Stephen Jackson说:「杰克,你觉得我们是不是有麻烦了?」当时在更衣室的Tinsley笑翻在了地上,随后Jackson告诉Artest:「你是认真的吗,哥们?麻烦?Artest,要是我们还没丢掉饭碗,我们就太走运了。」直到这时,Artest才震惊地发现他刚才所做的事情很坏。当晚,全队登上了大巴并返回了印第安纳,Jackson表示:「那晚最棒,最疯狂的部分就是我们登上大巴时。我们都怒不可遏了。我们感觉我们不仅仅赢得了比赛,还赢得了战斗。我们觉得那时我们真偷走了底特律的心脏。直到我们回家后我们看见那些罚款和禁赛——然后才现实起来。」

联盟声明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联盟对此事的反应十分迅速,他们在第二天就做出举动。时任NBA总裁的David Stern发布了一份这样开头的声明,「昨晚比赛中发生的事件令人非常震惊,非常反感,而且罪不可恕——那是每一个和NBA相关联的人的耻辱。这说明了为什幺我们的球员不允许进入看台,不论现场的球迷们怎样挑衅或是行为如何恶毒。我们的调查正在进行,我期望在明晚前能够水落石出。」终于,Stern对9名球员实行统共146场比赛的无薪禁赛,让他们损失了将近1000万薪水(Artest出了大头:499.5万美元)。再加上他所错过的13场季后赛,Artest的86场禁赛(如今)仍是NBA历史上非毒品禁赛中最长的禁赛。但那是(为了)联盟的形象才罚出的大手笔。大的改变马上就要到来,联盟雷厉风行地改变了酒精政策以及在球员和球迷之间屏障的安保工作。在那场斗殴发生一年之后Stern告诉美联社说,他的联盟吸取到了以下的教训:「第一,球员不能进入看台。他们必须把那个问题交託给保安,不要捲入维护治安的工作。第二,球迷们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他们不能就光依靠买了一张球票就为所欲为。第三,我们需要继续检阅并更新我们的安保流程以及对观众的控制。」

具体罚单

NBA奥本山大乱斗发生这幺多年,你可曾想过事发当时『保全在哪

Artest Artest(溜马球员):被禁赛73场例行赛和13场季前赛。他因轻度企图伤害罪与殴击罪被指控。

Stephen Jackson(溜马球员):被禁赛30场并因轻度企图伤害罪与殴击罪被指控。

Jermaine O’Neal(溜马球员):被禁赛25场,该处罚通过仲裁减少至15场,并因两条轻度企图伤害罪与殴击罪被指控。

Anthony Johnson(溜马球员):被禁赛5场并因轻度企图伤害罪与殴击罪被指控。

David Harrison(溜马球员):因轻度企图伤害罪与殴击罪被指控。

Ben Wallace(活塞球员):被禁赛6场。

Chauncey Billups(活塞球员):被禁赛1场。

Reggie Miller(溜马球员):被禁赛1场。

Elden Campbell(活塞球员):被禁赛1场。

Derrick Coleman(活塞球员):被禁赛1场。

John Green(那名朝Artest泼出饮料的球迷):被宣告犯有轻度企图伤害罪与殴击罪,并被判处以30天监狱徒刑和两年缓刑。

Haldad(最后挑衅Artest的球迷):申请对Anthony Johnson,小O’Neal和溜马队提起民事诉讼。小O’Neal被要求支付1686.5美元赔偿金给Haldad,后者对于违反自治条例擅闯比赛场地没有作出任何辩护,并接受了缓刑两年、1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和连续10个週末参与一个郡工作计划的判决。

David Wallace(Ben Wallace的兄弟):被判处以一年的缓刑和社区服务。

Bryant Jackson(朝离场的溜马球员扔椅子的球迷):对一条重度企图伤害罪和一条轻度企图伤害罪与殴击罪没有提出辩护。他被判处两年缓刑并被要求支付6000美元赔偿金。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希望球场上和球场外发生这样的暴力事件。篮球本是一项纯粹的运动,希望所有人——无论是球迷、球员还是赛事的组织者——都能以此为鉴,吸取教训,让我们能够共同享受这项纯粹而又美好的运动。

影片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MG线上官方|权威门户网站|关注生活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70多玩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管理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