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尔 2 兆元豪赌的背后

U旺生活

发布时间:07-10 21:03
戴尔 2 兆元豪赌的背后

戴尔以天价合併 EMC,虽然营收可达 860 亿美元,与 IBM 及惠普同列一级厂; 但网路新经济崛起下,戴尔掀起扩大装备战,到头来是否会成为一场毁灭游戏?

10 月 12 日,戴尔董事长麦可.戴尔(Michael Dell)与 EMC 执行长乔瑟夫.图奇(Joseph Tucci)携手宣布,戴尔将以 670 亿美元(约台币 2.16 兆元)收购 EMC,震惊全球科技圈。670 亿美元这个有如天价般的交易,也创下科技业史上最大收购案。

「这个合併将帮助戴尔开拓电脑以外的市场,例如数据管理和储存服务等市场,那将是超过 2 兆美元的市场规模。」记者会中麦可.戴尔兴奋地说,两年前戴尔公司股票下市私有化后,一直在寻找策略伙伴,如今终于觅得良缘。站在一旁的图奇更是开心,因为已届 67 岁高龄的他,终于可以拿一大笔钱告老还乡了。

以小吃大扩军备  抢攻云端

全球资讯产业仍在快速变化,众家资讯大厂都积极转型并寻找全新定位,相对于惠普去年决定拆分成两家公司,戴尔公司则认为,求生存的首要任务,就是扩大经济规模。

从营收规模来看,戴尔收购 EMC 后,集团营收已达 800 亿美元,若再加上持股 8 成的 VMWare 公司近 60 亿美元的营收,可达 864 亿美元左右;相较于 IBM 及惠普目前都在千亿美元上下的规模,新戴尔已可和前两大厂位列同一个量级了。

根据国际研调机构 Gartner 统计,今年第二季全球伺服器市场,惠普与戴尔的营收市佔率分别为 25.2% 及 17.4%;另根据 IDC 在储存市场的统计,EMC、惠普及戴尔的市佔率分别为 19.2%、16.2%及 10.1%,但从成长率来看,惠普是成长 8.7%,EMC 及戴尔则分别下滑 4% 及 2.9%。

也就是说,合併后的戴尔虽然不能在伺服器市场领先惠普,但在储存市场则可以近 3 成市佔超越惠普。此外,这个合併案更重要的是掌控 VMWare 公司八成持股,VMWare 是网路虚拟化市场的龙头厂商,未来将保持其独立上市,并成为戴尔攻佔云端战略的重要布局。

以市值来看,EMC 目前约 520 亿美元,VMWare 是 287 亿美元,戴尔已私有化,但 2 年前下市时,市值为 244 亿美元,很明显看出戴尔以小吃大的野心,原本戴尔负债 120 亿美元,如今再举新债 500 亿美元收购,以「豪赌」来形容并不为过。

举债过高  科技业普遍看衰

因此,有不少科技评论者认为,戴尔掀起这种扩大装备规模的战争,到头来却可能只是一场毁灭的游戏。知名科技媒体《Wired》更不客气地批判,「戴尔和 EMC 都已是行尸走肉,这笔交易很难改变什幺。」

此外,也有不少分析直指,戴尔合併 EMC 的最大赢家,应该就是 EMC 执行长图奇,他为卖掉 EMC 已奔走多时,如今成功卖出,拿着 3,900 万美元退休走人。至于最大输家很可能就是 EMC 的员工,因为未来主导合併案的戴尔公司,显然会在 EMC 主管及员工中掀起一番腥风血雨的裁员与整顿。

不过,最有趣的对比来自惠普。据规画,惠普将于 11 月 1 日分拆成 2 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其中一家保留原来的 PC 和印表机业务,称为「惠普公司」;另一家则与戴尔和 EMC 组建而成的新公司一样,销售服务器、储存设备和网路设备产品,称为「惠普企业」。而且,去年惠普决定分拆前,执行长惠特曼还曾与图奇洽谈合併 EMC 事宜,最后没谈成,惠普就决定分拆。

在戴尔宣布收购案后,惠特曼对内部员工表示,不看好这项合併案,理由是举债过高将形成重大负担。「高达 500 亿美元的负债,每年利息支出为 25 亿美元,研发经费及行销费用都会缩水,对客户的服务一定很难做好,加上合併后企业文化的差异及人员的变动,势必让经营团队分心。如此也让分拆后更专注经营的惠普,可以取得更大发展机会。」惠特曼在内部备忘录这幺说。

除了来自同属性阵营的竞争外,戴尔面对更大的威胁,其实是资讯产业游戏规则改变,网路巨擘带来的冲击与挑战,将让传统资讯公司更难抵御。

例如,过去企业储存大量资料,必须花费巨资从 EMC 这类储存装置公司购买硬体和服务系统。但现在的云端储存技术突飞猛进,公司已不需购置存储资料的伺服器,而是选择服务商提供的云端储存解决方案,存取速度更快、成本更低,让传统以硬体储存业务为核心的厂商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这些新崛起的云端服务供应商,就是像提供企业客户使用的亚马逊、微软等大厂,或甚至直接诉诸个人云服务应用的苹果、脸书、Google 等网路巨擘,他们创造出「只要使用权,不需拥有权」的新游戏规则,一次购足的配套服务,让市场不再需要戴尔、IBM、惠普的伺服器,不需要 EMC 的资料储存装置,也不需要思科的交换机,彻底瓦解传统 IT 产业的生态体系。

分享经济  压垮传统资讯业

而且,除了产业生态与使用习惯的变革外,新兴科技与网路大厂秉持开放与分享的精神,也成为压垮老牌科技厂商的最后一根稻草。例如,亚马逊将旗下网路基础服务开放给全世界,Google 旗下的平台几乎都是开放且免费,脸书也公开许多软体和硬体设计方案,即使连微软这种传统大厂都开始将某些软体免费供大众使用。开放与分享的精神创造了新的生活与经济形态,推动产业不断往前,也更快速地蚕食鲸吞传统业者的版图。

不过,不论戴尔与 EMC 的合併案能否成功,对传统资讯业者也势必带来冲击。《华尔街日报》引用 FBR 分析师丹尼尔(Daniel Ives)的说法,「这个购併案将是对其他成熟科技公司敲出的一记响亮警钟。」因为与戴尔和 EMC 一样,很多大型科技企业的传统业务都面临成长的挑战。「竞争对手将被迫寻求更激进的购併交易,否则将在这场高赌注游戏中丧失自己地位的风险。」

对台湾宏碁、华硕双 A 品牌,以及更多以製造代工为主的传统资讯业者来说,面对这些不利的局势,绝对比欧美大厂更严峻。

对宏碁及华硕两大品牌而言,目前不仅经济规模与惠普、IBM 及戴尔天差地远,即使过去落后的联想也后来居上,规模都是台湾双 A 的 3 至 4 倍;更惨的是,微软、Google 及亚马逊等非硬体厂商,也不甘于传统的软体、搜寻及电子商务等业务,都各自整合推出笔电、手机及平板等硬体产品,更让纯硬体厂商看不到明天。

而对鸿海、广达、仁宝、纬创、英业达、和硕等代工厂来说,除了少数企业还能抓住苹果、小米等客户订单以外,面对接下来产业更剧烈的变动,加上中国红色供应链快速追赶下,未来存活下来的企业恐怕是寥寥可数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MG线上官方|权威门户网站|关注生活问题|网站地图 申博亚洲太阳城 博138申sunbet